中国摄影网
分享好友 教室首页 频道列表

中国摄影网十佳专访 | 邵雅杰:工人子弟的时代回响

张悦中国摄影网2023-11-14 10:111631

■ 受访 | 邵雅杰
■ 记者 | 张   悦
■ 编辑 | 周怡濛
■ 总编 | 陈小军

中国摄影网“十佳摄影师”的评选,旨在筛选每年最佳摄影作品,鼓励和表彰在艺术摄影创作中取得杰出成就的优秀摄影工作者,激励摄影家的创作热情,推出更多反映新时代呼声、展现人民奋斗、振奋民族精神、陶冶高尚情操的优秀作品。

2022年度(第五届)中国摄影网十佳摄影师评选,前期经过精选作品展示、邀请公众评选、组织著名摄影家、专家学者组成评审委员会进行终评、公示等环节,最终确定本年度的中国摄影网十佳摄影师和十佳摄影师提名。

为进一步挖掘、展示摄影家的经典作品及创作历程,搭建更多元的展示空间和交流平台。近期,中国摄影网将组织记者、编辑,对获评中国摄影网十佳摄影师进行专访,讲述摄影家作品背后的故事。后续将编辑出版中国摄影网十佳摄影师专辑。

本期推出:摄影家邵雅杰专访文章。

——编者按

前 / 言

邵雅杰是天津化工厂的“职工子弟”,从小“以厂为家”,毕业后又被直接分配到天津化工厂,工作了整整42年,直至退休。在“企业办社会”的年代,天津化工厂曾给许许多多的汉沽人带来了对生活的希望。后来,由于种种原因,工厂每况愈下、连年亏损。2016年3月5日,一个春寒料峭的日子,78岁的天津化工厂停产,这个邵雅杰几乎生活了一辈子的“精神故乡”,随着烟囱一起轰然倒塌。然而过往经历无法被时间抹去,它转换为一种隐秘的印记,成为了他人生底色,他创作的基石。

20世纪80年代,我国相继出现多个版画创作群体,如“大连版画”“北大荒版画”“塘沽版画”“汉沽版画”就是那时兴起的,当时天津化工厂美工组的邵雅杰正是“汉沽版画”创作群体中的主要成员,由于邵雅杰熟悉了解工厂的一切人和事,所以比较能够抓住工厂特点,他逐渐摸索出一套自己独特的表现方式,比如利用点、线、面去表现纵横交错的生产管路,用色块表现林立在厂区的储罐,用点表现遍满全厂的厂房……后来天津化工厂成立了报社,他的创作转向摄影媒介,版画的经验被他应用到摄影作品中。版画与摄影相似,但也不同,版画是将二维的元图像通过物理、化学手段制作为二维底版;而摄影是将三维的自然形象通过光学与化学手段转换为二维的底片,兢兢业业在工厂干了几十年的邵雅杰在内部观察工厂的生活真实,是一般出于猎奇视角拍摄工厂的摄影师所不具备的。

天津化工厂于邵雅杰,是乡愁和伤痛,是一场漫长的告别。几十年来,他用相机铭记了天津化工厂的旧日荣光,在工厂被拆除时,他拾起摄影家的担当,拍摄了大量拆除过程的照片,给予自己心灵安慰和纪念。然而过去的已经过去,生命无限,摄影也无限,邵雅杰还将一如既往用相机表现我们的时代,表现我们的人民。

张悦
2023年11月9日

邵雅杰,1957年生于天津汉沽。原渤天化工有限责任公司《渤天化工》编辑部美编记者。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艺术摄影学会会员、中国版画家协会会员、中国化工摄影家协会理事、中国化工书画家协会理事、天津美术家协会会员、天津市职工艺术家、天津市滨海新区首届“德艺双馨”职工艺术家。中国摄影网签约摄影师。

作品先后在全国各种摄影展览和大赛上获得一二三等奖。在滨海新区、天津等四次举办工业摄影艺术作品展,并出版个人摄影版画作品集。


中国摄影网记者张悦(以下简称“张悦”):我看您不仅是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还是中国版画家协会会员和天津美术家协会会员,想必您在美术创作方面肯定也有一定的成就。那么,当初您是画家吗?为什么要从美术领域转向摄影创作?

中国摄影网十佳摄影师邵雅杰(以下简称“邵雅杰”):由于小学时非常喜爱美术,特别是在上中学时还时,常为工厂工会帮忙画画,所以在我1975年初中毕业分配时,就直接分到了天津化工厂工会美工组。从此一个人展开了多项工作,写标语、换厨窗、画宣传海报,并且拿起相机下到生产一线为厂里每月举办一次的“最佳好事”进行拍摄。那时候虽然很累,但也很锻炼人,也很有干劲。

《学毛选》1980年代摄于天津汉沽。
当年在天津化工厂成立了很多个职工学习《毛泽东选集》小组。


20世纪80年代,我国相继出现多个版画创作群体,如“大连版画”“北大荒版画”“塘沽版画”“汉沽版画”就是那时兴起的,我正是“汉沽版画”创作群体中的主要成员。从此,我一手拿着相机、一手拿着画笔,同时还要拿着锋利的木刻刀进行版画创作。由于自己从骨子里就爱工厂,加之对工厂、工人足够了解,我创作的版画深受工友和专家们的好评。《化工交响曲》《千钧之力》《时间·命脉·人》《绚丽多彩的生活》《晨曲》《定夺》《暂时的宁静》等作品,在随“汉沽版画艺术作品展”进入中国美术馆展出时,得到了我国著名艺术评论家、美学家王朝文的好评,他说:“看了汉沽版画很亲切,有些表现工业题材的作品,不但再现生活表象,而是表现出工人对劳动、对生活的情感、自豪感和责任感。”我国著名版画家张作良说:“邵雅杰所描绘的机械组合厚重扎实,又不失轻柔、滑动之感,一般地讲,工业题材作品较难达到好的艺术效果,但这些作品都具备了美、新、力的欣赏价值。”所以,我的很多版画作品先后到法国、日本、香港、深圳等许多国家和地区展出。作品《千钧之力》,还参加了“全国版画艺术作品展览”,并被中国美术馆收藏。版画上的成功,为我以后的摄影打下了很好的基础,那就是:生活是艺术创作的源泉,而真实是艺术作品的生命。我的版画作品还先后在《美术》《版画世界》《中国画报》《诗刊》等报刊发表。后来,工厂成立报社,当时我也特喜欢摄影,于是离开工会美工组,成为了企业报的专职摄影记者和真正的“小记者”。正是有了一个完全不同的平台,所以才在各大报纸、杂志发表摄影作品。近年来,特别是各大媒体的公众号,发表了大量的摄影作品,我的名字也逐步进入了摄影圈。

张悦:当时天津化工厂成立报社,报纸叫什么名字?为什么称呼自己是“小记者”?

邵雅杰:当时创刊的报纸是《天津化工报》,我1990年就调入报社担任美编和记者。因为我们是企业报,并非专业的社会媒体,所以我们的采访和拍摄只能是在厂区范围之内进行,于是我们很多年都自称“小记者”。

张悦:我看网上有人评论说,您的有些摄影作品很像版画?您对自己的版画作品怎么看?如何看待版画和摄影的关系?您觉得有美术基础对从事摄影艺术创作有帮助吗?有的话具体有哪些呢?

邵雅杰:主要还是表现在画面构图和色彩处理及色调关系对比上吧,特别是作品中所表现的画面是宁简不繁、色彩明快、富有装饰的画面处理,这些形式在我的艺术作品中表现的特别突出。我的版画主要还是以点、线、面为主,大块的色彩为辅,加之对工厂的深入了解,就有了自己的一套表现手法。其实点、线、面的画面处理就是你的情感构成,所谓特点就是对工厂熟悉和了解。我们年龄大一点的人都知道,在七、八十年代,机关企业搞宣传时,都离不开黑板报报头,用工厂内容做刊头的也不少,作为宣传可用,但作为一幅艺术作品还远远不够,因为它是广泛的、大众的,不是艺术家自己用情感去创作的。我比较能够抓住工厂特点,因为我们是化工生产,所以我利用点、线、面去表现我的工厂。在版画创作中,我把点变成了遍布厂区的生产厂房,把线变成了纵横交错的生产管道,把面变成了林立厂区的储罐,通过抽象夸奖手法,加之化工生产厂区生产管道所特有的不同颜色利用,这就有了表现工厂的形式和主观意识,再加之画面主体内容与表现形式的完美结合,版画作品自然就有了独特构图和抢眼的视觉效果和新意。

因为懂得美术可以比较好的对事物的造型有所认识,特别是对构图、光影和色彩的感觉,会更加敏锐,所以对艺术思维也会有所帮助。当初我搞版画就有感觉,因为你懂得了艺术规律、艺术的特性、艺术的本质,所以在八、九十年代所创作出的一批工业版画作品受到了专家好评,后来当我拿起相机搞摄影的时候就特得心应手。有很多朋友看到我拍摄的作品时,都说作品中有版画的影子。是的,因为艺术是相通的。点线面,方与圆,大与小,多与少所有这些对比,在版画创作和摄影中都是有自己的主观,这种主观就是个性。

《街头广告》1980年代摄于北京。
街头一位农民正在用牌子示意为自己拉货。

《吸引力》1995年摄于天津汉沽。
当1990年代在公园外出现这样词语的条幅时,
一定会吸引一些人的眼球和想象力。

《天天读》1983年摄于天津汉沽。
1980年代街道人员大都是大妈们组成,
这是汉沽新村南段的大娘们正在读报学习。

张悦:我从您的老作品发现,您和很多老摄影家一样,最早也是用海鸥120双镜头照相机开始摄影,对于使用这款相机起步的摄影师我特别敬重,因为这款相机充满着民族工业的时代特征。

邵雅杰:是的,它不但是民族工业的品牌,也是当年摄影师最喜欢的一款相机。虽然使用起来有诸多不便,但中画幅的成像也好,这是它最大的优点。您说的很对,因为它是时代的产物,用它拍出的照片自然就有浓郁的时代烙印。我2005年举办的“工业摄影艺术作品展”和作品集的大部分照片,都是使用120海鸥相机拍摄的。

张悦:我还看到,您已经拥有四十年摄影经历,作品确实很有我们这代人没有经历过的时代感,而且跟着您的作品脉搏连续观看,中国老百姓的日子确实在不断发生着变化,真的让我体会到纪实摄影的时间跨度越久,就愈加珍贵。那么当初大家的生活都是如此拮据,您怎么还能有如此多的胶片去记录如此平常的百姓生活呢?

邵雅杰:这还得归功于我命好,自从爱好摄影那天起,就已经在企业做宣传工作了,自然洗相、放大、拍摄等器材设备都是企业的。可当时七、八十年代,使用每一个胶卷都非常认真,甚至为了节省开支,在使用135胶卷时,就买铁合的大盘胶卷,裁成36张的长度缠进胶卷盒,有时还为胶卷剪片头。懂得珍惜,也就知道应该去拍摄什么,去表达什么,去追求什么。

《保护伞》1992年摄于浙江杭州
在杭州西湖人们除了坐船观光,就是走着赏景,
走累了一条长椅就是最好休息和谈情说爱的地方。

《杭州会多》1996年摄于浙江杭州。
1990年代无论开什么会都要找一个好玩的地方,
而杭州就是个最好的选择,
火车站出口处这种场景比比皆是

张悦:我看到您八、九十年代的很多作品,如《天天读》《学毛选》《吸引力》《为父亲收摊》《岗楼》和同时代北京的《中外焦点》《街头广告》《早间新闻》《上下五千年》《花钱买官坐》《长城内外》都非常有时代感,包括您在浙江、河北等地拍摄《保护伞》《杭州会议多》《船老大变成船老板》等,当初拍摄这些作品是一种自我意识,还是当记者的工作需要?

邵雅杰:都是自我意识,我想作为摄影家应该具备发现意识、新闻意识和编辑意识,有了这三点,当面对现实生活,你就知道拍什么,怎么拍,这些作品都与自己工作无关,但与作为摄影记者的素质有关。多年来我有一个原则,就是拍摄中不追求大,而是反映小,也不追求表面,而是反映本质。

《花钱买官坐》1993年摄于北京。
人们兜里有钱了想法就多了,
这位男士花了二十元钱过了把五分钟的官瘾,
享受了坐轿子的滋味。

《早间新闻》1997年摄于北京。
早晨皇城墙角下,
人们在这里谈天说地。

《长城内外》1992年摄于北京。
八达岭长城上的外国游客与中国游客。

《船老大变成船老板》1998年摄于河北丰南。
市场经济能使社会角色发生变化,
过去出海打鱼的渔民有钱后,
也有能力雇人出海打渔、织网。

《岗楼》1980年代摄于天津汉沽。
最早家乡交通非常落后,岗楼更少。

张悦:我在网上还看到过您的“状态的模样”系列作品,尤其的那些反映儿童生活的作品,如《八十年代在街头写作业的孩子》《八十年代放学后的孩子为父亲守摊》等,我很喜欢。虽然那些作品会有几个字、十几个字的题目,对作品有着很简单的解读,但我觉得并不过瘾,为什么不去多讲讲自己的感受呢?

邵雅杰:在那个年代,这样的场景我看到很多,也很有感受,我就也有这样的经历。我父母是工厂双职工,在我很小的时候,放学后无人管,有时就在大院子门口石墩上等母亲下班,夜深了人静了母亲加班还没回家,等待多时的我竟然坐在石墩上睡着了。为此在1990年代刚到厂报社后,参加河北石家庄文学艺术函授进修学院、石家庄人文函授中心的函授学习,在散文写作这课学习结束后,授课老师要求我们写一篇作业,于是我写了参加工作的第一篇文学作品,在文章构思中我就想起小时候夜晚等妈妈回家的感受,题目为《盼》,文章如下:“小时候,喜欢青砖门楼的石狮子,它像我一样等待着,昂头无语。大地披上了深蓝色,黑暗里传来了妈妈的呼唤。我飞上前:妈妈,我盼您回来好半天了。妈妈,你说天上为什么有眼睛在眨动,还有一个大大的圆饼挂在天空,不知谁啃掉一口,我也想……好孩子,你饿了,原谅妈妈下班太晚。天上的眼睛是亮闪的星,圆饼是月亮。童年与石狮子都已不见。夕阳下,门口站着一个人,象镀金一般耀眼。这难道是我童年的梦幻?不,是盼儿归的慈祥母亲。”没想到这篇作业竞被他们主办的校报上发表了。这篇文章在我们厂报发表时,也得到很多读者的好评。其实我很同情这些孩子们,因为在他们的身上,看到了我的成长和经历,但比起我们那一代所遇到的坎坷,他们好多了。

《为父亲守摊》1993年摄于北京。
小区街头,一个刚刚放学回家的孩子。

张悦:那组作品,您还说那种瞬间流露出的神情是没有掩饰的真实状态,甚至是一种自我状态,并且让您感到生活中的无奈、痛苦、惊诧、焦虑、烦恼、陶醉、乐观、自信等人生百味。我很想听听您对这组系列照片更加具体的感受?

邵雅杰:“状态的模样”这组作品虽然表现的都是社会各层面的老百姓,其实还是表现自己。我在2015年的个展中,其中有这么一块展牌,上面不是摄影作品,而是我的一篇文章《享受》其中有这么几句话,“享受生命、享受着活、享受痛苦、享受磨难、享受过程、享受眼泪、享受黑夜、享受雷鸣、享受音乐、享受自然、享受艺术、享受明天。”我特别喜欢孤独,当我一个人时,感觉眼前的空间特别大。我想,人的状态,就是我们认知天下的晴雨表。

张悦:我看到您早在1975年刚进工厂就开始拍摄女工,而且后来还特意发表了“我拍女工四十年的”专题作品,对我们这一代人来说,可能会觉得1980年代的那些照片会更有意思一些,因为我们没有经历过那个时代。那么,您现在还在关注女工生活吗?

邵雅杰:现在不拍了,我待的工厂受环境影响,在2016年就停产了,但我现在还特回味在工厂拍摄女工的那一幕幕。女工是工厂的鲜花,是工厂的百灵,是工厂的笑脸,是工厂的名片,为她们拍摄你会被她们的情绪所感染所开心。多年来为她们拍摄了大量的图片,我的很多反映女工生活的作品如《女人天生就爱笑》《又是一个满分》《开心的孩她妈们》等新闻作品也在《中国摄影报》《工人日报》等发表。

《开心的孩她妈们》1991年摄于天津汉沽。
天津化工厂女工趣味运动会。

张悦:我看到您曾四次举办“工业摄影艺术作品展”“心灵与钢铁的碰撞”等个人摄影作品展览,并出版个人摄影作品集,可以谈谈您的展览,并和读者分享一下您的摄影作品集吗?

邵雅杰:举办四次展览,分别是四次不同的感受和心灵的冲击。第一次还是在2005年,先在滨海新区,随后在本区举办。那时八、九十年代的工厂正热火朝天,生产有发展,工人有干劲。因此,展览作品也散发着一种积极向上的力量,展出时还得到了市摄协主席的肯定,随后该展览的图片和版画出版发行,名字叫《邵雅杰工业摄影版画艺术作品集》。第三次是在2014年,在本地举办,展览中的作品大都是近年拍摄的,这次展览的主题就是“心灵与钢铁的碰撞”,为什么用这几个字当作展览的标题呢,是因为我们的老化工厂这几年受到市场极大冲击,产品积压,没有市场,反而原材料价格特别高,这就使得职工产生了情绪,很多人都在想,我们的企业还能生存多久。面对如此现状的工厂,我的心理也在发生着变化。工厂阳光灿烂时是工厂,乌云密布时也是工厂,怎么去表现当今的工厂,我的感觉就是用心去拍。展览中《同呼吸》《伤痛》《留影》《生存的空间》《变型的工厂》等作品涌入了我大量的情感,该展览受到各界人士的好评,同时天津市群众艺术馆领导现场拍板,决定明年“五一节”在天津展出。2015年5月1日以“我们工人有力量”为主题的“邵雅杰工业摄影艺术作品展”隆重开幕。

张悦:您一直都是在天津化工厂的报社工作吗?一待就是一辈子?

邵雅杰:我1975年毕业分配进企业搞宣传,直到1990年工厂成立报社,我就到宣传部《天津化工报》工作,一直到退休。人们都说人挪活,树挪死,即使有过一次提拔的机会,也被我毫不犹豫放弃,因为拿当官和艺术相比,我更喜欢用摄影的方式见证一切,尤其我用摄影见证了企业火红的年代,也记录了企业的辉煌时期,同时留住了企业在发展中遇到的艰难坎坷。但让我不忍看到的是,在自己退休的那一年,这个拥有七十八年历史的天津化工厂竟然彻底停产,让我欲哭无泪,毕竟它曾养活了我整整42年!

张悦:我看您在2021年发表的文章《工厂光影》中讲到,几十年的工厂生活,就像过电影一样在脑海中不时出现。回想当年的快乐时光,拍摄自己喜欢的题材,是多么幸福,而且一直忘不了那些工友。那么,您对退休生活习惯吗?是不是还总想着工厂的事儿?您曾经工作的工厂、车间还存在吗?您还经常回去拍摄吗?

邵雅杰:您说的太对了,刚退下来的时候,我很不适应,整天在家无所事事,一天都不摸相机,这个滋味只有自己知道。特别是心里老有一种委屈,或者被抛弃的感觉。人在家中,但是脑子里想的满是工厂的事,所以这几年每年都要进厂几次去拍片,去寻找,去感受,去对话。退休那年也正是工厂停产之年,所以对工厂的感情越发加深。现在我还保留着工厂穿过的工装,在我退休前,我把我在工厂所拍的照片全部整理好,刻成光盘交给宣传部存档。当时我还写了一段感言:“我爱我的工厂,爱我的岗位,如工厂有需要我,我会回到工厂,尽我最大的努力继续投入到工作之中……”

《伤痛》2015年摄于天津汉沽。

然而从2020年开始,厂房设备逐渐被拆除,现在我再也不能回到熟悉的厂区中,都辨认不出原生产车间了,再心痛也要有摄影家的担当,厂区拆除前和拆除后,我拍摄了大量拆除过程的图片,给予自己心灵安慰和纪念。

张悦:您举办的最后一次工业摄影个人展览对您来说意味着什么?

邵雅杰:我最后一次个展,主要还是退休前的汇报和总结。前面说过不同时期的展览有不同的感受,而2015年的最后一次展览,我更是用心、用情、用感悟去创作的作品,那次的作品是和场景对话,因为当时的企业正在面临停产。正如我发现了一个保温材料围在了旧的生产管道后,管道上还露出两个孔,我感觉像一个受伤无奈的职工,瞪大眼睛坚守着岗位,联想到企业的生存状况和当前的职工的情绪。这不就是我们现在的伤痛吗?最后“伤痛”系列作品就样诞生了。

还有一组作品的画面是在一个拥有很多生产管道的场景,每根管道都显得很冷清,不像以往热气腾腾的厂区环境。当时我没有拍,回到家想想工厂的现状,又想自己的生活处境,似乎感觉到了点儿什么,于是第二天一大早,我又来到冷清的厂区和这个管道区域,拍摄完成了“同呼吸”系列作品。使得最后一次举办展览,大家终于意识到了我的作品内容与大家的命运是紧紧连在一起的,并且让很多工友进入了沉思的状态,同时我的作品也在工友和同事中产生了强烈的共鸣,致使我的“退休展”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张悦:为了这次访谈,我最近在网上几乎看了您发表在纸媒和网上所有的作品,我觉得早期的作品更接地气,大部分都是表现百姓疾苦的真实生活场景。最近几年拍摄的作品,很多都是关注农业发展和生态保护的选题,为什么?

邵雅杰:是的,那时候我是照相机不离身,上下班都要背着,正因为自己喜欢拍人文纪实,所以表现平民生活的作品非常多。我对这类题材非常有感觉,当我听到一些歌曲时我会激动伤感,就会想如何去表现他们。这些年退休回家后在外面拍摄的机会少了,但相机不能离开手,此时家乡的一草一木都是我关注拍摄的对像,其实骨子里还是想拍人物,只要发现可拍摄的目标,我会跟踪到底。

《上下五千年》1998年摄于北京。
来北京游玩拍照留念是一个最重要的任务,
午门前这个特色留影就吸引了很多游客。


《中外焦点》1997年摄于北京。
在天安门广场每天都有很多国人和外国友人在这里拍摄或者留影。

张悦:这些年您大概拍了多少专题?长期关注的有哪些?有没有哪些感悟可以分享?

邵雅杰:近年来通过拍摄身边事儿,已有70多个摄影专题在全国各公众号上发表,并得到关注和好评,当然我所关注的事情也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只是一些比较接地气的百姓生活,并且是用心灵在触摸那些渺小的事物。长期关注的作品也有几个,如反映老企业与现代城市建设的《工厂生存的空间》,是通过老企业的厂房、厂区管道与城市发展,特别是开发建设林立的商品房为对比,来展现老企业的生存问题。包括前些年我用几年时间拍摄完成的专题作品《舍得与舍不得》,也是通过企业职工一些细小的生活问题,反映了老百姓在当今社会的观念转变。

我最早拍摄的一个专题是在2008年,我不间断的除年节假日对方不上班外,一年中我每天都在拍,作品《人生车站》就是这样完成的。作品表现了一群在外打工的年轻人,每天早晨等班车的一个个瞬间。由于是打工者留去比较自由,所以每天等车的人也不相同。春夏秋冬风霜雪雨,打工人经历了很多,感受了很多,成长了很多,我也得到了很多,那就是更加懂得了生活才是摄影创作的源泉。在这一年里,我坚持每天写一篇现场日记,这为我留下了岁月的痕迹,成为我心中的寄托。

张悦:这次的“十佳摄影师”,我觉得每位摄影师都各有特点,您觉得您的特点是什么?您认为自己的摄影作品有哪些特别之处?

邵雅杰:我觉得主要还是我的作品是以小见大的东西,因为这种表现形式我比较喜欢,在企业拍照片的时候,就尝试着这种方法,比如企业每年都要召开表彰大会,以往都是拍厂领导为先进个人颁奖和握手的场面,后来我却拍会场外人们敲锣打鼓欢迎先进模范人物进入会场的景象。虽然这类照片登在报纸上领导不喜欢,觉得没有体现他的高大上,但每当我把这类作品投向专业媒体的时候,却很受欢迎。比如我厂合成车间被共青团中央评为“先进青年文明岗”之后,举行了颁奖仪式,但我避开和领导握手的情景,而是拍摄了很多职工举起奖牌的那一瞬间,我拍摄的《我也和荣誉合个影》新闻图片,很快就被《中国青年报》和《中国化工报》大篇幅发表。所以用自己发现的小,反映事件的大,以生活化的场面,取代古板的“领导”套路,以平民为视角,转化为镜头只对准“官家”的报道形式,这是摄影和时代的必然发展。

作品风格主要还是以拍摄人文和纪实摄影比较多,我认为人的表现才最有摄影的生命意义。习近平主席在2021年2月20日党史学习教育动员大会上曾提出“江山就是人民,人民就是江山。我觉得这句话增加了我对表现人民百姓的信心。如前些年随中国化工摄影家协会在广西开会时,在一个公园前发现一个菜农正把担子放下,望着公园内激情四射的跳舞人群她也动了心,也用并不熟悉的脚步跟着跳起来,眼看到了手就应该跟上,决不能让我激动的瞬间遛掉。我拿起来相机拍下了《咱也走俩步》。作品表现了改革后的新农村,给农民带来的新气象新面貌。该作品荣获“中粮杯”和谐社会摄影大赛一等奖。接地气让我更加知道这地气儿的温度与热量,身边舞台的精彩与多样。其实好的作品就在身边,只是我们去用心的观察和发现,生活就是发生的艺术行为,而这种艺术的存在也演绎了多彩的生活。生活是课堂,生活是老师,生活让我更加观注和热爱。

2006年为朋友家孩子结婚担任跟拍,其实这个活是又乏味还很辛苦,但它却是一个最好的拍摄机会。早晨新娘子一切都准备好了,就等新郎官来接走了,此时主人养了多年的两只小狗狗在双层玻璃窗前,都站起两只前腿儿往窗户里看,我看到了这个场面心里就有了想法,但无法表现它与新娘的互动关系。这时两只小狗的叫声越发响亮。此刻主人听到了她那两个宝贝的叫声,忙转身动情地望着窗外,当看到宝贝对姐姐不舍的表情时她激动了。也就是主人转身的一瞬间。在我的快门声中,便有了这幅《出嫁之日》的作品。该作品反映了随着人民生活的提高,宠物也进入家庭,与人和谐相伴。作品在2006年人选中央电视台和《大众摄影》杂志共同举办的“平安中国全国摄影艺术展览”,还在2021年入选由中国文学艺术联合会中国摄影家协会等共同主办的百年百姓“中国百姓生活影像1921-2021大型摄影展”,并出版发行了作品集。

《出嫁之日》2006年摄于天津汉沽。
当新娘子出嫁之日,
她养的一对小狗狗站在双层窗里,
不舍得望着新娘。

张悦:我看到2021年度,您曾获得第四届“中国摄影网十佳摄影师”提名,经过两年的奋斗,您总算拿下了“十佳”的称号,无论从事摄影的时间,还是所创作的作品以及成就,完全可以称得上是实至名归。作为一名获得“十佳”荣誉称号的摄影师,您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摄影心得与大家分享?

邵雅杰:有的,入选为2022年度“中国摄影网十佳摄影师”,我非常高兴,首先感谢中国摄影网推出有利于摄影发展的这项活动,同时感谢为评选而付出辛劳的摄影专家和热情支持我的同志们。虽然入选十佳使我的作品得到认可,但这已经过去,今后的路怎么走,还要靠自己、靠作品。我觉得生命无限,摄影就无限,用真情实感去表现我们的时代,表现我们的人民。影像从心,我会一如既往!

张悦:但愿摄影能让您更加快乐。谢谢您接受我的采访。


   张 悦  
中国摄影网记者,
九零后,中文女,居北京,
发表过数十万字的文艺批评和时政论述。
现在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摄影与数字媒体方向就读硕士研究生,
对纪实摄影情有独钟。

反对 0
举报 0
收藏 0
打赏 0
评论 0